手机版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爱情散文 > 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散文 >

神仙爱短篇唯美爱情散文诗情里的小事七夕狗粮我只干“复芸”夫妇这一碗

时间:2020-01-03 12:32    来源:未知    点击量:

  又是一年七夕节,又是被狗粮塞得满满的一天。不知道有没有读者还记得岳麓君之前科普过“七夕”到底是个什么节日,忘记了的戳蓝字了解详情这些年,你过的可能都是假七夕,如今,岳麓君自己打(nue)脸(gou)来了。

  随着历史的演变,约定俗成,七夕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中式情人节。这一天,你准备好迎接社交圈一大波情侣的撒狗粮大战了吗?虽然内心很拒绝,但身体很诚实,还是为一对对璧人点赞祝福。

  但倘若说哪一对夫妇的“狗粮”让人吃得心甘情愿,还露出一脸姨母笑的话,那就是《浮生六记》中的“复芸”夫妇了。

  《浮生六记》是夫妻情事、个人生活的真实记录,可称之为中国文学史上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。第一记《闺房记乐》中,从青梅竹马到燕尔新婚,从小别重逢到同拜天孙,从论文联对到畅游太湖,等等。撷取生活中的种种趣事、小事,讲述了夫妻之间平凡而又浪漫的爱情。

  今日七夕,岳麓君分享《浮生六记》中“复芸”夫妇令人艳羡的神仙爱情里的小事,各位,狗粮可以开动了!配以柠檬,味道更佳!

  余年十三,随母归宁,两小无嫌,得见所作,虽叹其才思隽秀,窃恐其福泽不深,然心注不能释,告母曰:“若为儿择妇,非淑姊不娶。”

  陈芸,字淑珍,是沈复舅父陈心余先生的女儿,二人两小无猜。十三岁那年,沈复陪同母亲归宁,心属意于芸娘,难以释怀。就对母亲说:“如果为儿子选择妻子,那么非淑姐不娶。”

  这里还有一句“窃恐其福泽不深”,其实表现了沈复对于芸娘短命的隐隐担忧,类似的语句在《闺房记乐》这一卷中时常出现,糖中有虐,起起伏伏,百般滋味。

  是年冬,值其堂姊出阁,余又随母往。芸与余同齿而长余十月,自幼姊弟相呼,故仍呼之曰“淑姊”。时但见满室鲜衣,芸独通体素淡,仅新其鞋而已。见其绣制精巧,询为己作,始知其慧心不仅在笔墨也。其形削肩长项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神飞,唯两齿微露,似非佳相。一种缠绵之态,令人之意也消。

  这一年的冬天,恰逢芸娘堂姐出嫁,沈复又见到了心爱的人。当时只见满屋子的人都穿着色彩鲜丽的衣服,只有芸娘全身素洁,仅仅穿了新鞋而已。沈复自然会关注爱慕之人的一举一动,心上人换了新鞋,发现这点小细节不在话下。

  这里还描绘了芸娘的长相:“其形削肩长项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神飞,唯两齿微露,似非佳相。”但是那一种缠绵的姿态,让人不觉魂销。

  是夜,送亲城外,返已漏三下。腹饥索饵,婢妪以枣脯进,余嫌其甜。芸暗牵余袖,随至其室,见藏有暖粥并小菜焉,余欣然举箸。忽闻芸堂兄玉衡呼曰:“淑妹速来!”芸急闭门曰:“已疲乏,将卧矣。”

  玉衡挤身而入,见余将吃粥,乃笑睨芸曰:“顷我索粥,汝曰‘尽矣’,乃藏此专待汝婿耶?”芸大窘避去,上下哗笑之。余亦负气,挈老仆先归。

  这一天还没完,沈复当天晚上送亲回来已经很晚了,饥肠辘辘,芸娘悄悄摸摸地牵着沈复的袖子进了她的房间,原来竟藏有暖粥和小菜。想来是芸娘担心沈复会饿特意备下的,二人氛围正好。

  沈复正欲大吃一顿之时,超大“电灯泡”芸娘的堂哥玉衡喊芸娘过去。芸娘急忙关门说很累要休息了。这个“电灯泡”没一点自觉,侧身挤门而入,看到了这一幕于是斜视着芸嘲笑说:“刚才我要粥,你说‘没有了’,原来藏着专为你夫婿啊!”芸娘十分窘迫,红着脸逃开了,上下老少顿时哄堂大笑。沈复也带着仆人落荒而逃。

  至乾隆庚子正月二十二日花烛之夕,见瘦削身材,依然如昔。头巾既揭,相视嫣然。合卺后,并肩夜膳,余暗于案下握其腕,暖尖滑腻,胸中不觉怦怦作跳。让之食。适逢斋期,已数年矣。暗计吃斋之初,正余出痘之期,因笑而谓曰:“今我光鲜无恙,姊可从此开戒否?”芸笑之以目,点之以首。

  终于到了洞房花烛之夜,一起进餐的时候,沈复片刻都等不得,就偷偷地在桌下握住了芸娘的手腕,入手温暖滑腻,心怦怦地跳啊,声音大得身边的人是不是都听见了?

  而接着看,更令人感动的是芸娘吃斋多年,算起她开始吃斋的时候,正是沈复出水痘的时期。愿意为你戒掉口腹之欲,只愿你好起来。

  伴妪在旁促卧,令其闭门先去。遂与比肩调笑,恍同密友重逢。戏探其怀,亦怦怦作跳,因俯其耳曰:“姊何心舂乃尔耶?”芸回眸微笑,便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。拥之入帐,不知东方之既白。

  二十四日子夜,沈复作为新舅送嫁回家已是深夜,芸娘看书忘记了时间。老仆女催促让休息,沈复让其关门先走。仆女走后,两人并肩调笑,沈复伸手探入芸娘的胸口,她的心也怦怦直跳,于是俯身像她耳语问:“姐姐心跳为何如此快速?”芸娘回眸一笑,便觉一缕情丝动人心魄。所以这两位心都怦怦跳,到底谁跳得更厉害?

  “拥之入账,不知东方之既白。”咳咳,拉灯!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岳麓君啥也不知道,大家自行脑补哈~

  是年七夕,芸设香烛瓜果,同拜天孙于我取轩中。余镌“愿生生世世为夫妇”图章二方,余执朱文,芸执白文,以为往来书信之用。

  这年的七夕,芸娘摆设香烛瓜果,和沈复一同在“我取轩”中拜织女星。沈复刻了两枚印章,上面镌刻着“愿生生世世为夫妇”八字,沈复拿阳文印,芸娘拿阴文印,作为往来书信之用。

  所以别人的七夕成双成对共拜织女星,男朋友送女朋友亲手做的礼物,屏幕前的你是如何呢?

  芸以麻油加白糖少许拌卤腐,亦鲜美。以卤瓜捣烂拌卤腐,名之曰双鲜酱,有异味。余曰:“始恶而终好之,理之不可解也。”芸曰:“情之所钟,虽丑不嫌。”

  芸娘喜欢吃臭豆腐和虾卤瓜,这两样是沈复生平最厌恶的。然而抵不过真香定律,在某次吃完之后,沈复说:“起初厌恶,后来喜爱,真是不可理喻。”芸娘便说道:“情之所钟,虽丑不嫌。”

  除此之外,两人的生活中还有许许多多一蔬一饭的浪漫。“瓜果鱼虾,一经芸手,便有意外味。”“布衣饭菜,可乐终身,不必作远游计矣。”“余之小帽、领、袜,皆芸自做。”

  《浮生六记》为自传散文体小说,书中记闺房之乐,琴瑟相和、缱绻情深;记闲情雅趣,贫士心性、喜恶爱憎;记人生坎坷,困顿离合、人情世态;记各地浪游,山水名胜、奇闻趣观。作者以纯朴的文笔,记叙大半生的经历,欢愉与愁苦两相对照,真切动人。书中描述了他和妻子陈芸志趣投合,伉俪情深,愿意过一种布衣蔬食的生活,可由于贫困生活的煎熬,终至理想破灭,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惨痛。

  中国的古代文学,描写情爱的诗文很多,但大多写宫廷艳史。写权势礼法之下的爱情悲剧,或写风尘知己及少男少女间的缠绵,很少涉及到夫妻之情。别具慧眼的陈寅恪指出:“吾国文学,自来以礼法顾忌之故,不敢多言男女间关系,而于正式男女关系如夫妇者,尤少涉及。盖闺房燕昵之情意,家庭米盐之琐屑,大抵不列于篇章,唯以笼统之词,概括言之而已。”

  《浮生六记》篇幅不过四万字,却无法用“有趣”“精致”“伤感”将其简单概括。俞平伯一生钟爱《浮生六记》,赞其“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,只见明莹,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;只见精微,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。”林语堂则视之为知己:“读沈复的书每使我感到这安乐的奥妙,远超乎尘俗之压迫与人身之痛苦。”

上一篇:博远棋牌_只说再见,不说永远

下一篇:李小璐蒋劲夫新剧什么时候播出 剧名一听就是甜甜的恋爱故事

备案ICP编号 |   QQ:81962480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